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公司新闻

连云港公务员夫妻非法开酸洗石英砂厂 污染周边居民饮用水

  连云港公务员夫妻非法开酸洗石英砂厂 污染周边居民饮用水

  盐酸酸洗石英砂污染性极强,一直是环保部门打击的重点。然而,某新闻热线接到连云港市东海县青湖镇西丰墩村村民反映,位于该市唯一水源蔷薇河支流鲁兰河北侧几公里的地方,有一家用盐酸酸洗石英的加工厂,向鲁兰河排放大量有毒的盐酸废水,当地数千户居民苦不堪言。不过,更让当地居民吃惊的是,这家石英加工厂的主人竟然是该县的团委副书记张枫和县交巡警大队温泉中队副指导员程士光。投诉人称,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们向有关部门反映一年多,事情也没有得到处理。

  村民叫苦:祖辈饮用的井水被污染

  投诉人西丰墩村村民袁先生告诉记者,张枫夫妇所开办的酸洗石英加工厂位于西丰墩村最北面的石安河河边村电灌站附近。在张枫夫妇的石英加工厂开办后,这条灌溉水渠就成了加工厂的排污通道。按照生产用量,由此所产生的有毒废水每月能达到近千吨。

  袁先生说,2012年上半年,张枫夫妇租下包括电灌站在内的近20亩土地,开办了这家石英加工厂。记者在现场看到,石安河西丰墩村电灌站水渠内,石英厂排放的盐酸废水一直向下游流去。紧挨着水渠旁边有几个水泥池子,里面盛放着盐酸。沿着石英厂排污的水渠向南行进三四公里,记者都能看到颜色发黄的水,并不时闻到刺鼻的气味。

  提到张枫夫妇开办的这家石英加工厂,西丰墩村村民向记者大倒苦水。在石英厂没有开办之前,水渠内经常能看到鱼虾,而如今不仅不见了鱼虾踪影,就连祖祖辈辈用的井水也被盐酸废水污染,不能食用。到了夏天,水渠内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让人无法忍受,这种污染水浇灌庄稼,庄稼都死了。他们多次向环保部门和村委会反映,不过毫无结果。

  石英厂方:我家有人,没有人也干不了这个

  记者看到作为承包方张枫夫妇与西丰墩村村委会签订的这份合同上显示,承包期为15年,15年承包期承包金共计100100元。对此,村委会解释,张枫夫妇是中途接手这块用地,原承包方合同到2015年为止。虽然石英加工厂早在2012年就运营,但张枫的合同只能从2015年开始。举报人袁先生说,这么一大片土地,承包金每月仅有500多元。张枫夫妇不是靠着他们的“官场地位”,无论如何也不会拿下这么“丰厚”条件的合同。

  “我家在政府有人,没有人也干不了这个。”2月25日,记者以购买石英为名到张枫夫妇所开办的石英厂探访。一个自称是程士光妈妈的人极为热情,她很自豪地向记者介绍,这个厂是以她儿媳妇张枫名义开办的,她儿媳妇在县政府工作,儿子是交警,所以她家这个厂才能办起来。为了证明她家的“实力”,老人告诉记者,24日,她家专门运送盐酸的车子在东海县城被交警牛山中队查扣。她儿子知道之后,给牛山中队打了个电话,很快车子就被放出来了。

  “程士光母亲说的不假。”举报人袁先生称,根据《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盐酸受公安部门管制。张枫夫妇石英厂运送盐酸的车辆不符合运送条件,不过,正因为程士光的交警身份,能够“搞定”同行。所以,他家的石英厂开办近两年时间,运送盐酸基本上都是畅通无阻。

  纪委表态:两政府公务员办厂若属实是不允许的

  业内人士称,公务员夫妻之所以铤而走险开办企业,关键是石英加工业的暴利驱使。加工后的石英每吨六七百元,而购进未加工的石料,每吨只有两百多元。

  昨晚,程士光给记者回应承认,这家企业是其夫人在考公务员之前从别人手上转让过来,他们又将企业转给他家一个张姓亲戚。程士光说,这家企业已经与他们无关。记者了解到,石英加工属于国家明令禁止行业,张枫夫妇的企业不可能申请营业执照。那么,身为公务员的张枫夫妇,是否可以开办企业?而这企业是否“黑户”?他们的行为是否违规?就此,连云港市纪委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回答记者,如果这两个人的身份均为政府公务员,那么他们经商办企业的前提,必须经过组织部门批准。

  对于张枫和程士光夫妇在与西丰墩村村委会签订承包合同上,签有自己的名字一事,纪委这位工作人员指出,如果承包合同上的落款是他们的名字,那就有些不妥了。不过,他称,对于这两个人是否违反《公务员法》,只有组织人事部门对照相关规定才能认定。

上一篇:【新疆分裂势力丧尽天良跑到昆明火车站砍杀无辜群众
下一篇:【如何进行石英砂废矿生态恢复治理